新聞直報員供求信息會員
當前位置 > 首頁 > 有機 > 市場分析 > 正文內容
新能源迎“雙碳”機遇風頭正勁 產業化突破道阻且長
文章來源:未知     更新時間:2021-12-28 13:27:07

       2021年,隨著“30·60”目標落地,中央提出的深化電力體制改革,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成為重要戰略指引。巨大的市場潛力和不斷出臺的利好政策,把A股新能源板塊送上風口,“風光氫儲”等賽道爭相粉墨登場。

 
       據東方財富數據統計,截至12月24日,A股新能源板塊指數年內漲幅達54.27%,從細分行業來看,風能板塊指數漲幅達62.66%,光伏建筑一體化板塊指數年內漲幅達47.74%,氫能源板塊指數年內漲幅達68.06%,儲能板塊指數漲幅達77.02%。
 
       產業面上,作為踐行“雙碳”目標的主力軍,各大能源央企率先響應,出臺“十四五”新能源投資規劃,這標志著圍繞新能源的資源爭奪戰已拉開帷幕。同時,各路資本加快跑馬圈地,相關上市公司紛紛擴產項目,“跨界”玩家密集入局新能源細分賽道。
 
       對“風光氫儲”無限憧憬的同時,也要注意到目前風電、光伏發電量規模還很小,距離成為主體能源仍然很遙遠;氫能、儲能尚處產業化發展初期,新能源行業發展仍面臨成本、技術等諸多挑戰。
 
       政策暖風頻吹
 
       風光氫儲迎巨大市場空間
 
       目前,我國能源消費仍以化石能源為主,由于水電、核電等傳統非化石能源受資源和站址約束,建設將逐步放緩。未來,新能源將實現從“補充能源”轉型為“主體能源”,而風電和光伏將是其中主力。
 
       今年5月份發布的《關于2021年風電、光伏發電開發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提出,2021年全國風電、光伏發電發電量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達到11%左右,而2025年這一比例將達到16.5%左右。征求意見稿中還明確了要落實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以及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5%左右、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達到12億千瓦以上等任務。
 
       “雖然目前光伏、風電裝機量不少,但是發電量卻不多,這與其‘看天吃飯’的發電性質相關。未來要想提升發電量占比,則需要大量提升裝機占比。”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光伏、風電上下游產業鏈由此迎來巨大發展空間。今年10月份,國務院發布的《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提出,在光伏發電與建筑一體化方面,將建設集光伏發電、儲能、直流配電、柔性用電于一體的“光儲直柔”建筑,到2025年,城鎮建筑可再生能源替代率達到8%,新建公共機構建筑、新建廠房屋頂光伏覆蓋率力爭達到50%。
 
       而氫能作為清潔、高效、安全、可持續的二次能源,是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重要抓手,也是能源結構調整和產業轉型升級的重大方向。“十四五”規劃明確提出要在包括氫能與儲能在內的幾個前沿科技和產業變革領域,組織實施未來產業孵化與加速計劃,謀劃布局一批未來產業。
 
       據《證券日報》記者梳理,目前已有深圳、北京、河北、四川等地出臺了專項氫能整體產業發展政策。廣東、重慶、浙江、河南等地出臺了氫燃料汽車細分領域專項政策。業內專家預計到2025年,我國氫能產值將達1萬億元。
 
       北京特億陽光新能源總裁祁海坤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今年儲能板塊的潛力剛剛釋放,尤其是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其需要更多的配置儲能和調配能力,因此會吸引更多資本參與其中。而氫能這個擁有數萬億元市場潛力的賽道更是各路資本關注的焦點。
 
       傳統能源行業加速轉型
 
       央企新能源新增裝機快馬加鞭
 
       對于傳統能源行業來說,加快轉型,推進新能源業務發展勢在必行。尤其是作為減排主力的大型能源央企,更是擔負著實現“雙碳”目標,繪制新型能源版圖的艱巨使命。
 
       目前,伴隨央企“十四五”規劃陸續公布,各大能源電力央企的新能源投資規劃逐漸清晰。據不完全統計,截至12月中旬,已有包括“三桶油”、中國廣核、三峽集團、國家能源等在內的17家能源電力央企公布“十四五”期間新能源新增裝機規劃,預計到2025年實現6.7億千瓦的裝機規模。
 
       傳統石化能源巨頭們正加快擺脫“賣油郎”的頭銜?!蹲C券日報》記者從中石化方面了解到,中石化正在大力發展光伏、充換電等新能源業務,加快向“油氣氫電服”綜合能源服務商轉型。截至目前,中國石化已建成38座加氫站、1000座充換電站、1000座分布式光伏發電站點。
 
       今年4月份,中石油重劃業務板塊,將新能源與油氣“并列”。10月19日,中海油首個海上風電項目在江蘇全容量投產運行,公司表示將積極探索“風光發電+油氣產業”“風光發電+天然氣發電”“風光發電+海水制氫”“風光發電+海洋牧場”等融合發展新模式。
 
       電力巨頭亦快馬加鞭。12月7日,中國華電旗下華電福新能源發展有限公司正式引入中國人壽、中國國新、國家綠色發展基金等13家戰略投資者,募資達150億元,將主要用于風電和光伏項目的開發建設及新能源業務開拓。
 
       中國華電表示,力爭到2025年集團非化石能源裝機占比達50%,并于五大能源央企中率先發布碳達峰行動方案,力爭在“十四五”期間新增新能源裝機7500萬千瓦。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央企甚至已率先完成“十四五”部分目標。比如國家電投原計劃到2025年實現清潔能源裝機占比60%,而截至2021年11月30日,該目標已經達成。目前,國家電投電力總裝機超過1.9億千瓦,其中,光伏發電裝機規模超3800萬千瓦,新能源發電裝機規模超7500萬千瓦,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規模超1億千瓦。
 
       對此,祁海珅認為,我國能源消費轉型時代已經來臨,在這個關鍵轉折點上,傳統能源企業包括燃煤火力發電企業要發揮能源結構轉型主力軍作用,積極拓展新能源發電、儲能、抽水蓄能等綠色低碳能源產業,承擔起更多社會責任。
 
       新能源賽道擴產融資潮涌起
 
       “跨界”玩家入局搶食盛宴
 
       A股市場上,新能源賽道更是異?;馃?,相關上市公司紛紛按下擴產啟動鍵,從而加速上市公司融資潮來襲。
 
       據同花順iFind數據統計,截至12月24日,A股年內至少有92家風光氫儲概念上市公司發布定增預案,募資額超過2293億元。
 
       一些新能源上市公司甚至連續兩年發布定增預案。以風電龍頭明陽智能為例,58.03億元的定增募資在2020年11月份結束,2021年4月底,公司再次發布定增預案,擬募集不超過20億元。而此定增預案落地不到兩周后,公司又宣布擬投資30億元進軍光伏產業。
 
       巨大的“蛋糕”也吸引了不少“跨界”玩家,許多上市公司重金押注新能源細分賽道,譬如晶硅、光伏組件、氫儲等產業鏈關鍵環節。
 
       比如“蘋果供應鏈”明星企業藍思科技,在2021年11月份,設立全資子公司湖南藍思新能源有限公司,主要從事光伏玻璃產品、光伏設備及元器件、光伏發電項目等業務,注冊資本10億元。
 
       藍思科技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進軍光伏領域是公司多年對于玻璃制造、制程關鍵工藝積累的結果,是在鍍膜、化學強化等后段工藝方面扎實功底的必然,是公司底蘊與客戶產品升級需求相匹配結出的果實,在順利進入光伏玻璃領域之后,公司將向上游原片生產制備延拓。”
 
       同時,上游硅料價格持續上漲態勢也吸引了雙良節能、京運通、上機數控、青海高景等行業背景各異的上市公司入局晶硅領域。
 
       以雙良節能為例,公司原主業為節能節水系統和光伏多晶硅還原爐業務,2021年初開始著手拓展單晶硅片業務。今年上半年,公司在包頭地區開展大規模光伏單晶硅棒及硅片項目投資建設。據悉,項目一期總投資70億元,將建成年產20GW拉晶、20GW切片項目。
 
       航禹能源執行董事丁文磊告訴《證券日報》記者,“終端由于光伏裝機市場需求擴大,帶動上游原材料擴張,因此各大企業紛紛入局,進行大規模產能擴張。”
 
       新能源“唱主角”
 
       仍有長路要走
 
       從產業面到資本市場,新能源賽道均呈現出欣欣向榮之勢,那么離新能源產業大規模落地還有多長的路要走?
 
       一位不愿具名的風電專家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一方面,風電、光伏發電具有間歇性、不穩定性等天然特點,若大規模接入將會影響電網的穩定運行;另一方面,近兩年風電、光伏發電項目享受國家補貼政策相繼退出歷史舞臺,以確保其發展規模有序擴大。”
 
       “雖然海上風電具有資源優異、分布集中等特點,但在建設、輸電條件方面相較陸上風電難度更大,工程造價約為其一倍。”在上述人士看來,要構建以新能源為基礎的新型電力系統必須規?;嵘履茉囱b機。
 
       同樣在光伏方面,由于今年以來光伏供應鏈價格普遍上漲抑制了終端需求,導致光伏新增裝機總體數量不及預期。
 
       “上游硅料價格從去年的60元左右最高漲到了今年的260元,從而抑制了終端電站投資商的投資熱情。”丁文磊告訴記者,“四季度本來是傳統光伏安裝旺季,但是十月份假期以后,光伏組件一次性漲幅達到15%,導致四季度傳統的搶裝潮沒有出現。”
 
       風光發電的不穩定性、電網的遠距離運輸等均對儲能提出了更高要求。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證券日報》記者,目前風光發電主要采用電化學儲能方式,受技術、化學材料等因素影響,儲能成本居高不下。因此,雖然國家要求新能源項目“強配”儲能,但受制于成本,很多項目配備的儲能遠遠不夠。
 
       此外,安全問題也是制約儲能產業發展的又一大因素。今年4月份,北京大紅門一儲能電站發生起火爆炸事故,根據事故調查報告顯示,起火直接原因系磷酸鐵鋰電池發生短路故障,引發電池熱失控起火。林伯強表示,“安全問題的實質其實還是成本問題。”
 
       風光發電的高成本還制約著氫能的發展。目前,各地氫能項目紛紛將“綠氫”(不含碳排放制氫)作為發展首選,因為通過電解水制取氫氣的過程沒有碳排放產生,最符合當前減碳要求。而電解水制氫最重要的成本在于電費,用電的成本決定了氫氣的成本。
 
       “只有在風電和光伏發電成本十分便宜的前提下,氫能才能在新能源發展中承擔更重要的角色。”林伯強表示,雖然目前社會各方都在布局氫能,但距離氫能真正商業化落地還需要一段時間。
 
       在終端消費上,《證券日報》記者近日實地走訪了位于北京市南部的大興國際氫能示范區,這里聚集了國內先進的氫能應用全產業鏈企業群,還擁有一座號稱全球最大的加氫站——海珀爾加氫站。
 
       記者了解到,目前該加氫站尚處于測試階段。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加氫的價格為50元/公斤,500元的氫氣可跑300公里至350公里,換算下來,每公里的單位成本還是比汽油車貴不少。
 
       此外,“氫氣主要以高壓氣態、低溫液態等方式存儲和運輸,這種?;返膶傩砸仓萍s著‘制氫-加氫一體化’發展”,祁海坤表示,這可以借鑒“三桶油”的化工能源生產和管理經驗以及供應鏈安全穩定供應的強項。
 
       談及建設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原統計信息部主任薛靜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首先,價格體系要順暢,不能像今年煤炭價格一樣非理性上漲,要考慮建設過程中的節奏,新能源投資成本高,需要一個有序推進的過程。電力市場應該充分開放,讓更多的市場主體參與投資。此外,電網的智能化、大數據化應該起到重要的調節作用。在大數據創新方面,需要國家給予大力支持;在電力設備產業方面,需要繼續加強技術攻關。
   相關新聞
男女黄色网站,凌晨三点看的片www视频,中文字幕无码永久无线无码,少妇乳大丰满视频人妻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